创业项目

2020年汕尾并入深圳

| 点击:

【www.dagaqi.com--创业项目】

  深汕特别合作区横空出世,即汕尾划了468 3平方公里给深圳规划和发展,这个地方的居民也要全部转成深圳户籍。大家创业网为大家带来的2020年汕尾并入深圳,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2020年汕尾并入深圳

  深圳严重缺地,发展后继乏力

  一直以来,深圳饱受缺地困扰。

  这座城市的总面积只有2000平方千米,常住人口却达到1300万人,实际人口更是高达2200万人。更要命的是,深圳有一半的土地都是纳入生态保护区的山地丘陵,不可以用于开发建设。如此一来,深圳城区的实际人口密度高达22000人/平方公里。

  目前深圳的建成区面积已经达到了900多平方公里,剩下可供开发的土地面积约为50平方公里,另外可以填海的地方几乎都已经填了,所以未来几乎没有多少土地可以拿出来开发,只能寄希望于三旧改造来解决土地供应问题。

  相比之下,同为一线城市的北上广的人地矛盾就没那么紧张,如果我们打开卫星地图,可以看到北京、上海、广州的郊外,还有大片浅绿色的未开发土地。

  北京的土地面积16400多平方公里,常住人口2150万人,实际人口大概在3000万人左右。在扣除掉山地之后,北京可供开发建设的平原面积约为6300平方公里,而目前北京的建成区只有1500平方公里左右,还剩下四分之三的土地可供开发。

  上海的土地面积6300多平方公里,常住人口2400万人,实际人口也是3000万人左右。由于上海几乎全是适宜开发和建设的平原,所以上海虽小却不缺地,在扣除掉目前1400多平方公里的建成区之后,上海也还剩下四分之三的土地可供开发。

  广州的土地面积7400多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500万人,实际人口在2500万人左右。广州的山地虽然较多,但是市区周围及南部可供开发的平原加起来也有2000多平方公里,扣除掉目前1300平方公里的建成区之后,还剩下一半左右的土地可供开发。

  严重缺地的不仅表现在深圳畸形的高房价上面,而且还严重制约了深圳后续的发展潜力。

  最简单来说,如果有企业想在深圳投资需要大片土地,而深圳已经拿不出成片的土地来供应,那么这个项目最终将会被其他城市抢走。例如之前深圳无法满足华为的用地需求,结果华为就将许多职能部门搬迁到东莞的松山湖。

  深圳扩容不成,扶贫换取飞地

  深圳缺地的问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虽然民间一直呼吁把东莞、惠州并入深圳,但是由于涉及到多方面的利益冲突,这些建议迟迟无法落实。

  从广东省的角度来说,深圳是国家计划单列市,按照规定除了向中央上缴国税之外,剩下的地方财政收入不需要跟省分成,全部留给自己使用。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把东莞、惠州划给深圳之后,这些地方也不用向广东省缴税,每年会令广东省损失一大笔收入。

  从东莞和惠州的角度来说,自己本身的经济已经挺发达的了,小日子可以过得很滋润,可以说是有权也有钱。如果划给了深圳,那么本地的政府将会由地级变成了区级,在许多方面的自主权就没有了,所以东莞和惠州对于并入深圳也不是很积极。

  这种情况下,除非国家层面来推动,不然深圳要扩容的愿望几乎无法实现。不过在经历了多年的探索之后,深圳目前已经取得了一种权宜的办法来解决土地紧缺问题,那就是以扶贫换飞地的深汕特别合作区模式。

  这个深汕特别合作区原本是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辖下的鹅埠、小漠、鲘门、赤石四个山区镇,总面积虽然有460多平方公里,但是总人口却只有7万多人,GDP总量也少得可以忽略不计,在汕尾市里面属于可有可无的鸡肋。

  对于不缺地的汕尾市来说,鹅埠、小漠、鲘门、赤石等四个镇不仅没有钱可以去开发建设,而且也没必要去开发建设。但是把这块地交给深圳之后,深圳就会拿出大笔资金进行开发,然后引导一些深圳市内的企业到此投资设厂。

  如此一来各方面就各得其所。汕尾方面的减轻了几个贫困镇的负担,还能享受到深汕合作区发展外溢所带来的红利;深圳方面获得了稀缺的土地,解决了产业发展的燃眉之急;对于广东省方面也没有什么大的损失。

  当然了,对于深圳来说这种飞地模式的合作区并不是扩容的最佳选择,一来合作区与深圳并不接壤,并且距离有点远,未来的一体化比较困难;二来合作区属于落后山区,基础设施落后,要开发建设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成本上有点高;三来合作区现在虽然交给深圳管辖,但是在行政区划上却没有完全划归深圳,30年合作期限到期之后,深圳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对于目前缺地严重的深圳来说,通过合作区获得一些土地总算可以解决燃眉之急的,至于开发建设成本高、未来正式归属等问题,都是可以通过砸钱来解决的。比如说距离太远了可以修高铁,怕将来被汕尾收回可以给当地人深圳户口。

  河源心动不已,深河呼之欲出

  与东莞、惠州对跟深圳合作不太上心不同,汕尾和河源这两个穷哥们可就上心得多了。毕竟这两座城市的GDP一直处于广东省倒数前两名,都盼望着“大土豪”深圳能够来帮扶一把,即使是出让些土地也不介意。

  在看到深汕合作区交给深圳之后狂飙猛进的GDP增长速度,河源也释放出希望搞一个深河特别合作区的意愿。近日,《河源日报》刊发的一则消息称,河源市正式启动《河源市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实施方案》编制工作,重点谋划“深河特别合作区”。

  比起汕尾来说,河源对“深河特别合作区”的意愿更加强烈,愿意拿出来合作的土地也更大、更好。根据《河源日报》的报道,近段时间河源市发改局组织精干力量组成调研组,深入到东源县、江东新区、河源高新区、灯塔盆地等地调研,似乎有意让上述部分甚至全部地区变成深河特别合作区。

  对于河源来说,东源县是河源市区的附郭县,江东新区、河源高新区更是河源市区周边仅有的大片可供开发的平地,而灯塔盆地也是河源市少有的适合开发的大片平地。可以说,河源几乎把自家最好的土地全拿出来让深圳挑选了,可谓是诚意满满。

  比起深汕合作区那几个原属于汕尾“鸡肋”的山区镇,未来的深河合作区的土地更大、更好。尤其是位于河源市区南边的江东新区、河源高新区,不仅各方面条件优越,而且将来还有京九高铁经过这里并设立站点,届时只需1个小时就可直达深圳市区。

  考虑到深圳寻求飞地是为了解决本市的产业用地问题,所以预计最有可能成为深河特别合作区的区域是江东新区和河源高新区。

  目前来说,行政上隶属于河源市源城区的河源高新区可能不会划给深圳搞深河合作区,毕竟该区域已经开发了不少,具备一定产业基础,河源方面可能舍不得,而深圳方面也看不上,因为深圳要的是土地,特别是完全没开发的空地。

  相比之下,江东新区的古竹镇无疑是最适合拿来做深河特别合作区的地方,一者该片区拥有大量未开发土地,这是深圳最感兴趣的;二者该片区行政上隶属于紫金县,不会占用了河源市区的土地,划给深圳去搞合作区比较说得过去;三者该片区距离河源市区有一点距离,河源短期内自己无力开发到哪里,所以给深圳去搞合作区也不会影响到河源发展的利益。

  根据《河源日报》的消息,前不久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已经带队河源,就深河特别合作区的谋划和推进工作开展调研。《河源日报》的这则消息说明深河合作区各方面的准备工作已经比较完备,所以预计明年应该能够正式落地。

  参照深汕特别合作区的先例来看,届时深河特别合作区应该也会交给深圳管辖,成为深圳辖下的第12个区,采用深圳区号、邮编,甚至全体居民都有可能转为深圳户籍,这对于当地居民来说无疑是一大重磅利好,那边的地价和房价都有望大幅升值。

  2020年汕尾并入深圳

  两会之后,关于深圳扩容话题,再次成为了大家讨论的焦点。

  会上,科技大佬马化腾带来了一份《关于大力推进深圳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建设的建议》,恰好切中了深圳城市发展的最大痛点,那就是土地资源紧缺问题。

  马化腾表示,未来,在保证不突破生态红线的前提下扩大土地等关键资源供给,是深圳产业结构实现平稳有序转型升级的重要一环。

  这一问题该如何解决?马化腾认为,一方面需要深圳下大力气优化现有土地资源分配方式,提升土地利用效率。另一方面需要跨区域统筹,打破目前的总量瓶颈。

  打破目前的总量瓶颈,换成更容易理解的话:深圳扩容?

  深圳有扩容必要 5年内实现的几率高达95%?

  深圳人多地少,这是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

  在这种矛盾下,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住宅用地供应严重不足,与此同时产业用地也非常紧张,所以老大哥华为终端转移落户至东莞松山湖、中兴通讯将部分生产基地迁往河源。

  要想在现有的行政区域内增加可建设土地供应,旧改、填海、农地改建设用地,是可行的办法,但是我们知道无论哪种,都是一场持久战,10年拉锯战的木头龙、搁置9年的南苑新村旧改仍历历在目。

  在这种背景下,民间产生了强烈的深圳扩容预期,就连一些业内专家也表示深圳有必要扩容。

  就比如,去年年底财经专家刘晓博发文称,2020年,至少会有一个大城市实现扩容,从城市人口、经济总量跟面积的反差看,深圳最应该扩容。

  深圳扩容最好的方案,是把东莞、惠州和汕尾整体并入深圳,如果做不到,也至少要把惠州,或者惠州绝大部分地区给深圳,才能满足深圳发展空间的要求。

  直至今日,刘晓博仍多次旗帜鲜明地表示,深圳要扩容,而且有必要扩容。无论是“飞地经济”还是都市圈,都没有办法取代行政区规划的调整。

  他的判断是:深圳扩容只是时间问题,5年内实现的几率高达95%。

  无独有偶,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也表示,深圳的扩容,是为了最大限度发挥深圳作为大湾区核心城市的作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深圳的行政区划性扩容是必要的。

  支持深圳“做强” 前提是深圳“做大”

  暂且先抛开专家观点不说,来谈几点当下深圳发展必须要思考的问题,再去考虑深圳要不要扩容,或者说应不应该扩容。

  先回过头来看马化腾在两会上的提案。提案中有一个相当重要的内容:这其中有几个关键词:“连片”、“高端制造业”、“设计加工区”。

  现在深圳制造业占比36.6%左右,与国际大都市、一线城市相比,都高出了不少。说白了,高端制造业一定是深圳未来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对深圳来说是提升综合能力的必由之路。

  并且国家现在对深圳的定位是,要与上海、北京、合肥一道建设成为全国四大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因此深圳是不允许出现制造业空心化的。

  而发展这些产业,都是需要大量的土地资源做支撑的,这恰好也是深圳目前所面临的问题,已基本没有可供成片开发的土地。

  因为早在2013年,当时的深圳市长许勤曾经对外透露,深圳剩下的可建设用地不足50平方公里。2018年,王石又谈到深圳剩余开发的土地面积已经不足20平方公里,也就是说,能开发的土地只剩下1%。

  试问,深圳拿什么来布局这些高端制造业?

  第二个思考的就是当下深圳所扮演的角色。

  除了两会上刚提到的高端制造业,最近看了一组数据也很有意思,在第四经济普查中,截止2018年末,深圳的金融从业人数,相当于是北京+上海的总和,完全颠覆了我们的常识。

  可见,在过去40年里,深圳发展速度之快,是名副其实的“改革开放之城”。

  而今,深圳又有两重身份加持,一个是粤港澳大湾区,一个是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尤其后者,目标是要成为全球标杆城市。

  说白了,接下来深圳是看齐纽约、东京、伦敦、东京、香港、新加坡这样的世界顶级发达城市的。

  深圳想要直追这些城市,把自己“做强”,重要基础是“做大”,需要空间的支持,否则因为缺地,会导致产业很难进入。

  肯定有人会说,纽约、新加坡这些城市面积也不大,纽约加上海域才1214平方公里,新加坡就更少了,719平方公里,他们没有扩容,照样能挺进国际化城市的行列,进入世界城市GDP排名前十位。

  那大家可能忽略了一点,他们有像深圳一样,连续多年,每年都涌进四五十万人口吗?并没有。据统计,2015-2019年,深圳人口增加了250多万,这座头部城市无疑是吸引和集聚人口的主要承载地。

  每年几十万的人口涌入,还要布局大量的产业,试问,如果没有空间的支撑,深圳拿什么开启建设“狂”潮?

  事实证明 深圳正朝着“做大”进行?

  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深圳正在想法设法的朝着“做大”的方向迈进。

  最典型的就是从深惠经济圈,到深惠都市圈、深圳都市圈的提出,以及深汕特别合作区的成立。

  不过,有大深圳都市圈就够了吗?“飞地模式”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只能说远水解不了近渴。

  按照刘晓博的观点,都市圈协调成本也非常高,未来深圳都市圈即便建成,也不是深圳等5个城市可以自己协商、独立运转的,必须时不时要省里来协调。

  而如果飞地经济有效,把青海划给北京,把新疆划给上海,中国不早就全面腾飞了吗。

  的确如此,以深汕合作区为例,从深圳福田到深汕合作区100多公里,远超都市圈的合理距离。另外,想要发展深汕合作区,必须要跨越惠州,这个成本也很高。

  因此,想从根本上的解决深圳城市发展空间不足的问题,扩容是无法回避的一个选择,所以刘博才会提出“深圳扩容5年内实现的几率高达95%”的观点。

  事实上,现在从空间距离上看,深圳和临深已经不可避免的在融为一体。

  早先地铁14号线最开始深圳申报时,就是连同惠州段一起由深圳市呈报上去的,虽然地铁暂时搁浅,但是两地正在大力推动高铁、城际规划建设。像惠州南站的建成使用,就很好的满足了城市之间的通勤问题,从惠州南站乘坐高铁,30分就能到达深圳城市中心。

  今年以来,深圳又新增了几条与临深的城际线,并且都是今年就动工建设,近日广东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也明确表示,支持深圳机场至大亚湾城际等跨市项目规划建设工作。这些轨道交通的加速落地,实则是为深圳扩大发展空间打下基础。

  2020年汕尾并入深圳

  广东东南部沿海有一个海滨城市,以美丽滨海风光著称,旧称“汕美”,后来因广东省曾俗称“尾省”,“美”与“尾”谐音,故渐渐改称“汕尾”。说到这个“汕尾”,很多人会顾名思义,认为汕尾市属于潮汕地区的后部分。但其实汕尾不属严格意义上的潮汕地区。

  严格意义上的潮汕地区是潮州、汕头、揭阳三个地市,人们称“潮汕三市”。因为这三个地市有相近相亲的地缘、文化、民俗、语言。而汕尾曾有达千年的时间隶属惠州府,居民来源有中原、福建、客家人,主体方言是“福佬话”,并不是潮汕话。汕尾,并不是潮汕地区的尾部,这名字特别了!

  汕尾地理位置优越,具备多方面利于经济发展的条件,发展潜力无限!

  汕尾依山临海,海岸线长度省内第二,海岛数量全省第一!迷人的滨海风光引人入胜,其中最具盛名的红海湾遮浪旅游区,礁石多姿,浪花朵朵,海蓝天青,就是一个浪漫唯美的世界!陆丰金厢银滩,也是一个不俗的风景名胜区,自然景观、人文景观、滨海风光融为一体,给人非一般的体验。另汕尾的莲花山景区、凤山祖庙、玄武山景区等都很著名,汕尾是一座旅游资源丰富的城市,曾获“中国最具魅力城市”、“中国最具投资价值旅游城市”称号。

  汕尾有港口,拥有发展为深水码头的港湾资源,利于对外航运。

  汕尾土地面积很大,5200平方公里,地大物博。由于优越的地理位置,汕尾海丰县的四个镇就被深圳看中,设立深汕合作区,由深圳直接管辖,被人们称“东深圳”。随着深汕合作区的崛起,势必带动整个汕尾的经济发展。深圳土地紧缺,发展受限,东进惠州不顺,退而求其次选择汕尾。汕尾经济总量排广东倒数第二,与深圳差距悬殊,其实更适合深圳的产业转移。加上刚好又距离深圳近,深圳产业转移顺势而下,汕尾其实是不错的选择。

  深圳的未来发展需要开疆拓土,除了深汕合作区,将来整个汕尾都被深圳接管发展也是有可能的事。只要能发展得好,过上富足生活,相信汕尾人也都很乐意。千年倒数老二或许时来运转,并入深圳高速发展也未可知。汕尾多年来经济的沉睡状态或将要惊醒,进入经济发展的快速跑道。

  汕尾未来的经济腾飞可期,汕尾有望并入深圳大发展,创造下一个新深圳,与西深圳共同组成名副其实的大深圳。

  当然,退一步想,就算没能并入深圳,有深汕合作区的经济辐射与带动,汕尾其他地区再接受深圳的产业转移,加上汕尾人自身发力,以及自身的各种优势条件,汕尾的发展潜力也是无限的。沉睡的黑马一旦飞驰,将一发不可收拾!待以时日,汕尾成为下一个深圳或许会从昔日的天方夜谭慢慢变为现实。毕竟,时过境迁,沧海桑田,世界就曾演绎。

  想当年,深圳也就一个小渔村,连现在的汕尾都不及,如今已是世界城市发展奇迹。天时地利,汕尾有望成为下一个深圳,一切皆有可能!

本文来源:https://www.dagaqi.com/chuangyexiangmu/413935.html

《2020年汕尾并入深圳.doc》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