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案例分析

沈城画风_沈城烤翅店关门已成潮流

| 点击:

【www.dagaqi.com--创业案例分析】

  经历从波峰到波谷,烤翅只用了一年时间。联系到以前的爆烤鸭、土渣饼等,为什么一些特色餐饮生命力如此短暂?

  母店用技术转让的方式连锁了子店,而这些子店各自为政,又靠从母店买的配方,发展自己的子店,子店与母店间没有任何约束,这种无限无序发展,形不成整体优势。

  而这,正是出现众多烤翅加盟商家,各种烤翅品牌遍地开花出现的后果。

  一年前,吃烤翅成为沈城人一种饮食时尚;一年后,众多的烤翅店隐退。

  在沈阳餐饮业有一种现象,流行得越快的,跟风得越多,消失得也越快,从最早的北京爆烤鸭,到坛肉馆、土渣饼,烤翅似乎也难逃宿命。

  众多烤翅店关门

  今年春节前,位于沈阳市和平北大街附近的一家烤翅店挂起了“电路故障、内部装修”的牌子,前不久,这里换成了“此房出租”的条幅。

  这家烤翅店名为“盛京翅酷”,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发展高峰时沈城共有十五六家同名的烤翅店,其经营的风味烤翅吸引了众多的拥趸,尤其是名叫“变态辣”的烤翅,很长时间都是众多年轻食客的谈资。

  除和平北大街这家店外,盛京翅酷太原南街、兴工北街等几家加盟店,或闭店或转项。常和朋友到烤翅店的吴波忍不住感叹:从最开始店里人满为患,到后期食客廖廖,也就不到一年时间。

  去年秋天,尽管尚属烧烤类餐饮的黄金季节,沈阳市东陵区文化路上一家烤翅店应风而生,在惨淡经营一月后转为经营过桥米线。

  经营额大幅下降

  李航是沈城第一个把烤翅店做成规模的人,其创办的盛京翅酷吸引了众多加盟者,最多时全省加盟店近30家。

  对于今天的局面,李航表示在预料之中,“我在前年开始接受加盟店扩大规模时,就意识到很多店挺不过去年冬天,这几乎是餐饮业的规律。 ”

  李航说,他只是提供技术,并不参与加盟店的经营,而今有多少加盟店存活他也不完全掌握。他以自己的两家自营店为例,日经营额和去年同期比减少五成,他不再经营单一烤翅,而逐渐扩充了涮肚、烤串等项目,以弥补烤翅经营额的下滑。

  去年烤翅热火朝天时,李航一个120平方米的烤翅单店,创下日营业额过万元的纪录。

  消费者吴兴宇说,烤翅的口味和价格都不错,但问题是店里经营的品种太单一,可选择性太小,一个人吃上三五回可能就没有兴趣,感觉像流行歌曲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

  烤翅是下一个土渣饼?

  事实上从去年春季起,李航就开始有意识保护市场,在三个月里没有接受加盟店。他虽然保护住了盛京翅酷这个品牌,但却不能阻止各式各样的烤翅店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许多烤翅店也先于盛京翅酷倒下,虽然目前营业收入与高峰时减少了不少,但李航认为只要用心经营,烤翅店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李航说,烧烤季节性因素强,冬季对这行的确是个坎,现在天气越来越暖和,有利于市场回暖;烤翅在口味上还有创新的空间;而且烤翅店投资成本也不低,自始自终没有泛滥到像土渣饼一样。

  但不少餐饮业内人士并不看好烤翅,认为它本质上和土渣饼一样,多数人是抱着尝新鲜的心态来消费的,特色开发有限,吸引力自然有限。

  餐饮连而不锁是硬伤

  经历从波峰到波谷,烤翅只用了一年时间。联系到以前的爆烤鸭、土渣饼等,为什么一些特色餐饮生命力如此短暂?

  EMBA经济师张欣说,连锁经营模式本来是非常适合餐饮企业的,但靠技术转让或卖“牌子”连而不锁,势必会导致“一窝蜂”,加速市场饱和。

  张欣说,母店用技术转让的方式连锁了子店,而这些子店各自为政,又靠从母店买的配方,发展自己的子店,子店与母店间没有任何约束,这种无限无序发展,形不成整体优势。

  在国外的餐饮连锁管理中,一个产品开发经营者在没有得到法律保护前,不会将自己的配方告诉加盟商。比如,麦当劳、肯德基和可口可乐这样的产品都有自己独特的配方,但与加盟商合作时,尽管已经取得专利,经营者仍然通过配送方式自己控制配方。

  但细数沈阳餐饮界,仍有新洪记、原味斋等特色餐饮颇具人气和市场活力,他们回避了连而不锁式的扩张。

  沈城几大昙花一现饮食

  2001年至2002年,沈城街头出现大量现烤现卖的北京爆烤鸭店,从兴起到衰落只有一年。

  2005年至2006年,土渣饼店涌现沈城,高峰时一条街上不出500米就有好几家店。

  2006年至2007年,枣子糕店现身沈城,排队买糕成为街头风景,但风景只持续了半年。

  记者 胡海林

本文来源:https://www.dagaqi.com/chuangyeanlifenxi/309988.html

《沈城画风_沈城烤翅店关门已成潮流.doc》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